如诗如梦的千野草场

来源:金叶文苑(烟草内网) 发布时间:2019-06-28 10:00

千野草场位于石柱县西北部鱼池镇,由大坪村至岩口一带,全长22公里。她不仅拥有万亩草地,而且拥有万亩森林,万亩火棘,万亩石芽,这四大元素组成了集山、林、草、石为一体的观光旅游胜地。

我们在驱车驰往千野草场的路上,沿途看到成片的柳杉,高大而挺拔,摩天接云,蔚为壮观。同车的石柱文友说:“这些柳杉都是飞机撒播种的,很容易成活,几年就长大,十几年就成林,非常适应此地的气候和土壤。”正如白杨树选择了大西北,椰子树选择了海南岛,红松选择了兴安岭,柳杉也选择了渝东南。这里平均海拔1300多米,地形以山地为主,气候湿润,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十分适宜植物生长。造物主在赐予石柱黄连、辣椒、莼菜的同时,也赐予她葱茏的树木,全县森林覆盖率达到43.4%,和闻名欧洲的“森林王国”奥地利几乎持平(奥地利森林覆盖率为44%)。

越接近千野草场,天空越湛蓝,云朵越洁白,树木越密集。打开车窗,吸一口混合着花香和青草味的空气,简直甜透肺腑,惬意极了!我们这些久居钢筋水泥森林的人,长期被隔阻在了青山绿水之外,不闻鸟叫虫鸣,不识清风明月,心灵的田园开始龟裂,灵感的土壤寸寸流失,浮躁成为生活的主旋律,笔下的文字也日趋艰涩、空泛,离活色生香相去甚远。尔今,一旦回到大自然的怀抱,就象孩子见到了久违的母亲,显得分外亲切、贴近,立刻感受到了内在的呼应。

汽车停在千野草场入口处,文友们争先恐后地下了车,一个个欢呼雀跃,各奔目标:有的卧在花丛中拍照,有的依在大树旁絮语,有的追逐风姿绰约的蝴蝶,有的观望悠闲自在的牛群……我对草场中随处可见的石芽很感兴趣,觉得这个名字很准确,它和气势磅礴的石林不同,也和玲珑剔透的石笋有别,远远看去,就像一群群绵羊下山,走近一看,才发现姿态各异:小的如斧如铖,大的如虎如豹,也有天然的石桌石凳,供游人林间小憩。当我问及石芽生成的时间,石柱一位女作家说:“也许是几万年,也许是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反正是岁月沉淀下来的奇观。”是呵,这里的每一片石芽,每一处景观,都是大自然完美的作品,是经历了千万年的沧海桑田变幻而来的,即使外界还不知晓,它的美也会永恒存在。

本来,我和几位女作家沿着火棘大道漫步,两旁果实累累的火棘树引得我们馋涎欲滴,须臾,我们步男士们的后尘,也离开了公路,踏进了万亩草场,在绿地毯般的青草地上奔来跑去,寻觅诗意。

或许出于西部人的天性,我对草原格外钟情。在我看来,世界上,除了大海,只有草原才具备无与伦比的魅力。我深深地爱草原!爱她的博大与辽阔;爱它的缤纷与瑰丽;爱她的沉静与凝重;更爱她的宽厚与包容。我早就和草原结下了不解之缘:五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梳双辫的女大学生,被指派到青海湖畔的倒淌河乡搞“社教”,在那宽广无垠的大草原度过了半年时光,既感受了野花和幽香,牧草的茂密,也领略了暴雨的猛烈,朔风的凛冽。最怀念的是那些属于草原的独特细节:滚动在草叶上的露珠,燃烧在西天的晚霞,倾洒在草滩上的月光,以及袅袅升起的淡蓝色炊烟,牧羊女唱起的悠扬的“拉伊”(情歌)……这一切,至今在我梦中一再重现。

三十多年前,我曾见识了天山牧场的广袤和雄浑:洁白的雪峰和墨绿色的森林围绕辽阔的草场,宛如镶上了白绿相间的花边。千里牧场上生长着一色青翠的酥油草,清澈的溪水在草丛中汩汩流淌,点点白色的毡房象朵朵雪浪花,在绿涛滚滚的大海上开放。那里的海拔和青海湖畔的草原差不多,也在3000米以上,路途又很遥远,去一次相当不易。

依我看,云南的香格里拉和千野草场最为接近。当然,香格里拉遐迩闻名,广为人知,与其相比,千野草场目前还处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阶段,终有一天,会完全揭开她朦胧的面纱,让天下人观赏那旷世的美和奇。说起香格里拉的发现,颇具传奇色彩:大约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几个英国人因为避难而迫降在这里,只见四面雪山环绕,草甸一望无边,湖泊象一面面明镜,镶嵌在开满野花的草地上。这里的牧人好客,牛羊肥壮,空气洁净,风光绮丽,和天堂没有区别……一位名叫希尔顿的英国人深受感染,写出了一本书,名曰《消失的地平线》,他动情地写道:“香格里拉是那样地可爱,那深深蕴含于秀丽高雅的芯蕊之中的神秘让人怦然心动。那清凉的空气静谧得似乎停止了流动……”

十多年前,当我踏上香格里拉这块神奇的土地,看到草场上高大的青稞架,平坦的大草甸,美妙的碧塔海,远处的梅里雪山闪耀着银色的光芒,近处的松赞林寺香烟缭绕,经幡飘扬,疑似进入神话世界……香格里拉尽管充满神秘,如梦似幻,但旅途的艰辛和漫长可想而知,哪有到千野草场这么方便、快捷!其实,人们完全不必舍近求远,千里迢迢地去踏访远方的名山胜景,许多精彩的风景往往就在我们身边,需要我们去寻找、去发现,正如雕塑大师罗丹所言:“生活中并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在我们生活的蓝色星球上,到处都有娇艳的花,葳蕤的树,晶亮的溪,奇崛的石,以及各种赏心悦目的景致,只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天地间的美,就会属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