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信

发布时间:2014-11-10 10:36

                       凌晨四点,我在给你写信,玲姐

你的诗歌打败了我的睡眠女神

 

我异常清醒地看着你

从自己的独木桥走来。桥搭在云端

命运如骤雨降临,且带着雷霆的灰烬

这时我的信浑身颤抖

 

当诗歌一首接一首从桥下的深渊出发

背负着你始终不肯扔掉的苦难石

我的信已经大大超重

 

有一只关关咚为什么叫个不停

那是从泪谷升起的光明

这时天边亮了。我的信亮了

而你躺在手术台上

 

少写点诗吧,多休息,玲姐

你说写诗痛,不写更痛

这些痛出来的诗

闪电般激活我全身筋骨

激活我文字的神经末梢

 

我的信啊

你该懂得有一种疼痛美得惊心

有一种光芒在寒冷的深处

 

那么玲姐,一起去珠海吹吹海风好吗

像从前那样,我们两个住一屋

我会照顾你按时吃药,我会

把你散落在书桌、床边、墙角的力气

一点点收集起来,放回你的身上

 

我还会自己做一次邮局

做一次信箱,做一次送信的人

让你在开门的那一瞬

惊喜得像孩子一样手足无措

不知该先看信,还是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