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到费

发布时间:2014-01-02 03:18
      这个方言词组的关键词是“费”。在普通话版的现代汉语解词里,“费”字除了作为姓氏以外,主要有“消耗”的意思,比如“费劲”、“费神”、“费事”、“费尽心机”等等等等……

其实普通话或者重庆方言,这个“费”字的含义都差不多。关键是它和“扭到”一结合,就顿时生动传神。

先说“扭到”,在普通话的语境里,基本上可以和“揪住”相对应;按照这个对应,“扭到费”就有“揪住不放”的意思——认死理。钻牛角尖。一条道走到黑。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遇到什么问题,特别是不能通过正常途径解决的问题,都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扭到费”的人却恰恰相反,“生怕事情搞不大”,得理不饶人,不得理也不饶人,不但要“扭到”,还要“费”。

“扭到费”的结果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把被“扭”的对象“费”累了,“费”烦了,妥协了,“扭到费”的一方觉得自己“费”赢了,会很得意的说,看嘛,还是要“扭到费”,不然还是“空了吹”。

当然更多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各不相让,甚至“费”过头了,把被“费”的一方惹毛了,让事情走向了反面,搞得不可收拾,甚至是被“费”的一方使出更大的气力,让“扭到费”的人得不偿失,付出更大的代价。一旁的看客就会说,喊你娃不要“扭到费”,你不听,这回安逸了噻,屁大的事情,“扭到费啥子嘛费。”

所以说,世间事,不是不可以“扭到费”,但凡事都要讲一个度,要学会拿捏,要盯遭头,“费”过了,“费”沙皮了,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喜欢“扭到费”的人,往往偏执,往往让人烦;而被“扭到费”的人,更是不爽。所以事物都有两面性,我们既不喜欢“扭到费”的人,更不喜欢被“扭到费”的人“扭到费”。惹不起就躲,躲不开就要面对,不要和喜欢“扭到费”的人“费”,在不违背底线和原则的前提下,走一走中庸之道,让“扭到费”的人偃旗息鼓,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扭到费”的人确实可恨,但反过来想,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我要是有办法,还扭到你费啥子嘛费?”

限于篇幅,就不展开了。

飕 ��0�Yk鱼”是拿来吃的;而在方言里,“吃麻麻鱼”就是混水摸鱼的是意思,所以遇到这样的人,对方就会掷地有声的说一句——“吃我的麻麻鱼,空了吹,想都莫想!”


不定o3 ��0�Yk��爽呢。


汉c? ��0�Yk��公社(即国家旅游局)送了我们每人一组大的偶人脸谱,比我在小镇上买的高档多了,但我还是喜欢这两个,它们使我想起温暖的雪域和微笑。


跟团到韩国旅游,去“公卖局”开设的高丽参专卖店购物是游人必不可少的节目之一。当然导游有提成,司机有停车费,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遗憾的是我向来对补品不感兴趣,加之汉城的物价比重庆高出3倍左右,花起钱来自然不太潇洒。

在团友们品尝高丽参茶,在导游的指引下选购高丽参产品的时候,我却钻进了旁边的一家小店,这里出售的全是韩国风味的旅游工艺品,虽然价格也不便宜,但对我而言总比高丽参有吸引力。曾在下榻的酒店里看过韩国人的传统婚礼,身着高丽传统服装的新郎新娘,既优雅又高贵,就买下了一对精巧的绢人。

后来导游又带我们去了汉城的明洞、南大门等“购物天堂”,琳琅满目的商品和真假难辨的名牌让人眼花缭乱。然而不幸得很,我在旅游购物中,一向对时装啊、名牌啊都没有兴趣,喜欢的还是那些小玩意。而更不幸的是,在这里,我们的“韩语”几乎派不上用场,刚问人家“二妈也要”,店主就主动用汉语告诉你多少钱;你再说“比萨比萨”,人家会用汉语问:“你说个价吧!”真是倒了个。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摊上,我看到了这个颇具阿拉伯韵味的绢人。摊主是一个留着小络腮胡的英俊阿拉伯青年。没想到这次“二妈也要”还是派不上用场,他根本听不懂。我就改用英语跟他交谈,结果他的英语跟我一样烂,我大约听出这个绢人是他从故乡斯里兰卡带来的,其它的我就不知所云了。最后我们还是只有用笨办法,在计算器上按出各自的价钱,在我还价的过程中,他是一个劲儿的微笑,那淡蓝色的眼睛里仿佛有些忧伤,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忧伤。我这才发现,在我与他“交谈”的十几分钟里,几乎没有一个客人光顾他的小摊。而他摊上的东西也很单调,与左右韩国人摊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和人头攒动的情形构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一刻,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个绢人,虽然我并不特别喜欢。

坐在回酒店的车上我在想,这个英俊的斯里兰卡青年为什么会在汉城摆摊?留学、打工、流浪?为什么愿意不远万里把这个绢人带到汉城,又卖掉它?如今这个绢人还站在我的书柜里,成了我汉城之旅的回忆。

从韩国回来大约一年后,偶然在大都会邂逅一位团友,说他在汉城买的高丽参粉到现在都还没有吃完,吃得他想吐,想扔又舍不得(买得贵呀),说哪天给我送点过来。我谢绝了他的美意,我不要高丽参,我有面具和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