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 温暖与忧伤的微笑

发布时间:2014-01-02 03:17

上世纪的最后一个冬天,我飞到了韩国,我们旅行的目的地是当时还叫汉城(首尔)的韩国首都和韩国北边的雪岳山风景区。

在雪岳山有亚洲最大的高山滑雪场---阿尔卑斯滑雪场,听名字感觉像在欧洲。据说这个滑雪场曾举办过冬奥会。在仙女山和峨眉山我也曾滑过雪,但技艺不精,到了这么好的滑雪场,也是选择最低级的滑道场小试牛刀。

而雪岳山的冬天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满山皑皑的白雪和雪地温泉,在呵气成冰的夜晚跳进四周堆满白雪的露天温泉泡池,或穿过雪地的小路进入热气撩人的温泉蒸房,气温的反差自然让人觉得刺激。而在滑雪场配套的五星级酒店里洗完热水澡,披一条浴巾在窗前看下雪又是别样的滋味。当时就想起了漆园子写康巴之行的散文标题:温暖的雪域。

在旅行车上,韩国导游教了我们两句讲价用的韩语。一句是“二妈也要”,即多少钱?另一句是“比萨比萨”,意思是太贵了,能不能便宜点。导游说,如果你觉得店主的要价太高,可以坚持“比萨比萨”,直到价格满意为止。

黄昏,巴士车拉我们到离滑雪场几公里的一个小镇上吃晚饭,由于小镇的海拔比滑雪场低,我们到达时并没有下雪。等饭店老板给我们做韩式烧烤的间隙,我到街上去转悠。小镇不大,就只有两条交叉的小街。我走进了一个卖文具的小店,就看见了挂在墙上的这两个脸谱。我先问了一句“二妈也要”,店主在计算机上按出了一个数字。我赶紧冒了第二句“比萨比萨”,这位标准的韩国少妇只是一个劲的微笑。我在计算机上又按了一个数字,她还是一个劲的微笑。最后我只能按她按出的数字给了钱。在小店里我还看到了一些别的工艺品,才发现在这里买东西的人都是不还价的,这才恍然大悟:小店就像油腊铺,标的都是实价。

当我从小店出来走回饭馆时,整个镇子已被白雪覆盖,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下着,我在惊喜之余感到一阵暖意。

后来回到汉城,韩国观光公社(即国家旅游局)送了我们每人一组大的偶人脸谱,比我在小镇上买的高档多了,但我还是喜欢这两个,它们使我想起温暖的雪域和微笑。

跟团到韩国旅游,去“公卖局”开设的高丽参专卖店购物是游人必不可少的节目之一。当然导游有提成,司机有停车费,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遗憾的是我向来对补品不感兴趣,加之汉城的物价比重庆高出3倍左右,花起钱来自然不太潇洒。

在团友们品尝高丽参茶,在导游的指引下选购高丽参产品的时候,我却钻进了旁边的一家小店,这里出售的全是韩国风味的旅游工艺品,虽然价格也不便宜,但对我而言总比高丽参有吸引力。曾在下榻的酒店里看过韩国人的传统婚礼,身着高丽传统服装的新郎新娘,既优雅又高贵,就买下了一对精巧的绢人。

后来导游又带我们去了汉城的明洞、南大门等“购物天堂”,琳琅满目的商品和真假难辨的名牌让人眼花缭乱。然而不幸得很,我在旅游购物中,一向对时装啊、名牌啊都没有兴趣,喜欢的还是那些小玩意。而更不幸的是,在这里,我们的“韩语”几乎派不上用场,刚问人家“二妈也要”,店主就主动用汉语告诉你多少钱;你再说“比萨比萨”,人家会用汉语问:“你说个价吧!”真是倒了个。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摊上,我看到了这个颇具阿拉伯韵味的绢人。摊主是一个留着小络腮胡的英俊阿拉伯青年。没想到这次“二妈也要”还是派不上用场,他根本听不懂。我就改用英语跟他交谈,结果他的英语跟我一样烂,我大约听出这个绢人是他从故乡斯里兰卡带来的,其它的我就不知所云了。最后我们还是只有用笨办法,在计算器上按出各自的价钱,在我还价的过程中,他是一个劲儿的微笑,那淡蓝色的眼睛里仿佛有些忧伤,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忧伤。我这才发现,在我与他“交谈”的十几分钟里,几乎没有一个客人光顾他的小摊。而他摊上的东西也很单调,与左右韩国人摊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和人头攒动的情形构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一刻,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个绢人,虽然我并不特别喜欢。

坐在回酒店的车上我在想,这个英俊的斯里兰卡青年为什么会在汉城摆摊?留学、打工、流浪?为什么愿意不远万里把这个绢人带到汉城,又卖掉它?如今这个绢人还站在我的书柜里,成了我汉城之旅的回忆。

从韩国回来大约一年后,偶然在大都会邂逅一位团友,说他在汉城买的高丽参粉到现在都还没有吃完,吃得他想吐,想扔又舍不得(买得贵呀),说哪天给我送点过来。我谢绝了他的美意,我不要高丽参,我有面具和绢人。

t-fam8j��kxTsci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不为什么大事就哭了。快去看看它


看看一池子黏稠的暗绿色汁液

原来是漫山遍野的叶子哭了

这双空空荡荡的手

不干活就会生病的手

被休闲,旅游排斥在外的手

即将被考古的手!紧紧抓住

根里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