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麻麻鱼

发布时间:2014-01-02 03:18

前段时间坐公交车,一天到晚就听见“白小军”(重庆方言喜剧里的著名角色扮演者曾凡强)在移动电视里唱:“今年过节不吃鱼呀,不吃鱼;吃鱼就吃麻麻鱼呀麻麻鱼。”这个让我想吐的广告明显拷贝于另外一个让全国人民都想吐的广告。不过,它却达到了“病毒传播”的最佳效应——至少,在我写这篇文章时,“白小军”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至少,我记住了“麻麻鱼”。

说起麻麻鱼,还有着重庆传统民间美食与民俗文化的双重含意。

先说美食的。

两江环抱的重庆,自然有许多“靠水吃水”的打鱼人。打鱼人的收入主要靠卖鱼,但一天下来,也有卖剩下的——大的、小的、死的、活的、不同品种的都有,也不可能分类烹煎,于是就在油锅里放进豆瓣、花椒、泡姜、泡海椒等“重口味”调料,将不同品种、大小各异的鱼来一个大杂烩,用重庆方言说,就是“麻麻杂杂煮一锅”,于是,就得了个“麻麻鱼”的菜名。

再说民俗文化。

川菜重麻辣,其原料分别来自花椒与海椒。中医称花椒为“蜀椒”,认为它有健胃、驱虫、利尿、消炎等功效。花椒用在烹饪中,就是为了提味增香,增进食欲。而传统的烹饪技法是不可量化的,恰到好处,锦上添花;多了,过了,弄巧成拙。所以重庆有一家著名的“老麻抄手”,在出锅之前都要问客人,“你是(吃)微麻?中麻?还是老麻?”

麻,可衍生为(使其)麻痹,麻醉。在重庆方言里,麻就有哄、骗、忽悠的意思。“你不要麻我哈”就是“你不哄我哟”的意思。所以,麻字有时候是忌讳词,比如见到麻子的时候——过去的人“出天花”(由病毒感染所致的一种传染性很强的急性危重出疹性疾病)后留在脸上的凹凸不平的坑坑点点。所以上了年纪的人到干货摊去买花椒,是不会问这个花椒“麻不麻”的,而是问“花不花”。懂得起的摊主也会回答:“花得很,不花不要钱。”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屋。世俗之人,就怕被别人“麻”。所以我们在坊间经常听到这样的对话——

哥子,你不要麻我哈。

你我啥子关系哦,我麻我老汉唛也不会麻你嘛。

拉拉杂杂说了啷个多,最后说说“麻麻鱼”。综上所述,你该晓得“麻麻鱼”在重庆方言里的民俗含义了噻?在美食中,“麻麻鱼”是拿来吃的;而在方言里,“吃麻麻鱼”就是混水摸鱼的是意思,所以遇到这样的人,对方就会掷地有声的说一句——“吃我的麻麻鱼,空了吹,想都莫想!”

不定o3 ��0�Yk��爽呢。


汉c? ��0�Yk��公社(即国家旅游局)送了我们每人一组大的偶人脸谱,比我在小镇上买的高档多了,但我还是喜欢这两个,它们使我想起温暖的雪域和微笑。


跟团到韩国旅游,去“公卖局”开设的高丽参专卖店购物是游人必不可少的节目之一。当然导游有提成,司机有停车费,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遗憾的是我向来对补品不感兴趣,加之汉城的物价比重庆高出3倍左右,花起钱来自然不太潇洒。

在团友们品尝高丽参茶,在导游的指引下选购高丽参产品的时候,我却钻进了旁边的一家小店,这里出售的全是韩国风味的旅游工艺品,虽然价格也不便宜,但对我而言总比高丽参有吸引力。曾在下榻的酒店里看过韩国人的传统婚礼,身着高丽传统服装的新郎新娘,既优雅又高贵,就买下了一对精巧的绢人。

后来导游又带我们去了汉城的明洞、南大门等“购物天堂”,琳琅满目的商品和真假难辨的名牌让人眼花缭乱。然而不幸得很,我在旅游购物中,一向对时装啊、名牌啊都没有兴趣,喜欢的还是那些小玩意。而更不幸的是,在这里,我们的“韩语”几乎派不上用场,刚问人家“二妈也要”,店主就主动用汉语告诉你多少钱;你再说“比萨比萨”,人家会用汉语问:“你说个价吧!”真是倒了个。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摊上,我看到了这个颇具阿拉伯韵味的绢人。摊主是一个留着小络腮胡的英俊阿拉伯青年。没想到这次“二妈也要”还是派不上用场,他根本听不懂。我就改用英语跟他交谈,结果他的英语跟我一样烂,我大约听出这个绢人是他从故乡斯里兰卡带来的,其它的我就不知所云了。最后我们还是只有用笨办法,在计算器上按出各自的价钱,在我还价的过程中,他是一个劲儿的微笑,那淡蓝色的眼睛里仿佛有些忧伤,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忧伤。我这才发现,在我与他“交谈”的十几分钟里,几乎没有一个客人光顾他的小摊。而他摊上的东西也很单调,与左右韩国人摊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和人头攒动的情形构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一刻,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个绢人,虽然我并不特别喜欢。

坐在回酒店的车上我在想,这个英俊的斯里兰卡青年为什么会在汉城摆摊?留学、打工、流浪?为什么愿意不远万里把这个绢人带到汉城,又卖掉它?如今这个绢人还站在我的书柜里,成了我汉城之旅的回忆。

从韩国回来大约一年后,偶然在大都会邂逅一位团友,说他在汉城买的高丽参粉到现在都还没有吃完,吃得他想吐,想扔又舍不得(买得贵呀),说哪天给我送点过来。我谢绝了他的美意,我不要高丽参,我有面具和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