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嗅觉去旅行 畅游雪茄的天堂哈瓦那

来源:烟草在线 发布时间:2013-07-10 09:04

古巴

风情的加勒比海岸,眼神火辣的年轻男女,气息氤氲的雪茄、鼓点强劲的异域音乐,多民族文化融合撞击下展现的绘画艺术、建筑和雕刻……那是我记忆中风情万种的古巴。浪漫主义诗人拜伦曾经说过:“给我一支雪茄,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雪茄,对男人而言是修炼的工具,对女人而言是嗅觉的试剂。而古巴的首都哈瓦那,是雪茄的天堂。


一座城市的味道

到达哈瓦那是个夜晚,一出国际机场大门,热带国家特有的温暖湿润的植物芳香扑面而来。古巴虽然是位于赤道上的国家,但因为被海洋环绕的缘故,这里的天气并不热得让人难受。因为没有工业废气的污染,空气中又饱含水分,清晨在哈瓦那街头闲逛,是一件极为惬意的事情。

哈瓦那的风景很美,它坐落在古巴岛西北部哈瓦那湾的阿尔门达雷斯河畔,佛罗里达海峡西南口,与美国佛罗里达半岛隔海相望。这座拥有400多年历史的城市,到处印有历史的遗痕,其中拉富埃尔萨城堡就是古巴最古老的城堡,城堡建筑呈方形,四周围墙环绕,顶部塔楼高耸,塔顶安放的一尊印第安少女“哈瓦那”铜像格外引人注目,据说哈瓦那城就是因此而得名的。然而这座城市,真正给人记忆的却是一种叫雪茄的味道,不仅因为这里盛产全世界著名的雪茄,而且这里的男人更钟爱雪茄,每年共吸掉3亿支雪茄烟,其它1亿支“哈瓦那”雪茄还出口国外,于是古巴文化也就深深地扎根于醉人的烟草香味之中。


 


街头

据说最早在古巴的印第安人种雪茄烟叶就是用来治病,驱魔和祭神的。印第安人视它为神灵。1492年雪茄被哥伦布和他的水手们如获至宝地带回了欧洲,献给了西班牙国王。后来迅速传遍了欧洲,成为王室贵族尊严和地位的象征。雪茄从此开始征服世界。其实所有雪茄上的礼节也是欧洲人赋予的,因为原本以为享受雪茄一如皇室般的尊贵,然而到了哈瓦那才发现,人们是很随意对待雪茄的,大街上,宾馆里,转角处,公园里到处可以见到抽雪茄的男人,他们脸上刻着沧桑般的皱纹,但神情却是那么怡然自得。对于一支经过222道人工工序的哈瓦那雪茄,古巴男人用属于他们的方式静静地剪口、取火、吸食、处理烟灰,在口中细细品味,然后潇洒地吐出白色、蓝色或是灰色的烟雾,氤氲着一个个美丽的图案,原来男人在喷云吐雾中也可以如此性感。应该说哈瓦那的雪茄文化,就是一种纯粹的逍遥主义。一如古巴男人毫不掩饰地说:我们喜欢激情的女人,喜欢浓烈的雪茄,喜欢奔放的音乐。在我的眼里,哈瓦那一点不做作,哈瓦那的男人也很真实。


一座城市的符号

哈瓦那旧城保存得很好,好像坐了时光穿梭机回到了50-60年代的欧洲,西班牙风格的建筑美轮美奂,虽然也有老朽的阳台,街上许多都是老爷车,整个就是一个流动的老爷车历史博物馆。海明威的五分钱小酒馆,南美洲规模最大的炮台,国家宫,大教堂,歌剧院……每一处都让人沉迷。从老城区一直延伸到新城,就像条时间线,贯穿着哈瓦那的过去与现在。作为港口城市,她是通向新世界的大门。柯希玛尔是哈瓦那城东的一个小渔村,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提及的露台饭店就在这里。



博物馆

城里的维希亚庄园是海明威在哈瓦那的住处,现在已经成为博物馆,常年吸引着许多慕名而来的参观者,就在这里,海明威完成了他的著名小说《老人与海》。《丧钟为谁而鸣》等著作,和切格瓦拉一样,是古巴著名的文化icon。



街头

我去了著名的“五分钱小酒馆”,传说海明威最喜欢在写作之余在这里打发时间,据说海明威最喜欢喝的Mojito朗姆酒,薄荷,白糖,soda调的。味道很不错,Rum的后劲很足,喝了一杯后,晕晕的走在夕阳下的哈瓦那街头,恍惚中,好像随时都可能有象午夜巴黎中的马车接你去见海明威。



饭店

不得不说的还有古巴人民,或者加勒比海地区人民爱好音乐舞蹈的风尚。在哈瓦那随便进去一个酒吧,饭馆,几乎都有现场乐队,表演水平都是专业级,无论是乐器还是唱歌,极富感染力,甩开American Idol好几条街。而且古巴的女生的身材火辣,无论年纪,小腿都是细长笔直,眉间眼角都是热带特有的风情,一边喝着各种朗姆调酒,一边看着奔放热情的演出,时光就此凝滞吧,我已经忘记回家。


Tips签证:先取得墨西哥多次往返签证,从与古巴隔海相望的坎昆(Cancun)出发,这样到古巴是免签证的。住宿:推荐家庭旅馆,非常温馨新净。交通:坐出租车最方便,最好用西班牙文将地名写在纸条上,很多司机不懂英文。古巴也有“摩的”――一种黄色带棚的小车,当地叫作COCO-TAXI。和正规出租车相比,COCO-TAXI价格便宜,还可以领略街头风景。此外,市中心还有观光马车,非常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