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交巡警的幽默

来源:015efa65-d22d-4b24-b799-0b48f5d0f64d 发布时间:2013-07-01 12:38

前几天,天气晴好,我在崭新的巴滨路上骑自行车,目睹了一起小小车祸。

一辆摩托车开着,两个人,不快,一辆出租车飞快从后面超过,又刀切似的停在摩托前面。原来路边有个女孩招手。

我对那出租车的反感从天而降。一瞬间联想到这个行业为了找钱的种种恣意妄为,还想到了“素质、素养”的任重而道远。

说时迟那时快,摩托车猝不及防,吱吱哑哑的追了尾。女孩见状走了。双方三个大老爷们开始吵。

摩托车驾驶员小腿檫破点皮,出租车屁股檫破点漆,半个巴掌大小。我看损失都不大,便当和事佬,劝双方各自走人。

但出租车司机不肯。他很是笃定。他说我是直行,你追尾。意思是你们该负全责。

摩托车一个说你那是直行吗?另一个说全部是你造成的。

说不好,只好报警。摩托车手打电话,说了半天说不清这位置,还是我给他说清楚了。

一会儿一个交巡警开个摩托车来了,扫一眼,就对出租车司机吵:你们就是这个样子!

这个交巡警四十多岁,在跑外勤的当中算年龄偏大的了。我无端的觉得他还得露天作业本身就会有情绪。

又问这个地方哪里说不清楚嘛?摩托车手说我们没有来过。警察又吵出租车:他不知道你应该知道嘛。出租司机无言以对,低下了头。

我看这个势头,可能要判出租车负主要责任了。

然后丈量,拍照,诸如此类吧。然后说你们到平台来解决吧。原来交巡警平台就在附近。

一拨人开了车先到,我骑了车后到。我隔着一段就听到警察又在吵出租车:拜托你以后开慢点,刹慢点!我就想,出租车呀,我叫你各自走人,你还不干呢!

到了一问,原来判的摩托车负主要责任,出租车负次要责任。让双方自己协商解决。

我初初有点纳闷,但是后来想通了。就是警察对出租车司机有情绪,但是他依据的仍然是我国的交通法规。在美国车追尾是前车负全责,我国刚好相反。但是既然法规已定,就不能依照情绪了。

情绪是情绪。法规是法规。

再一想,就明白了出租车司机为什么当初如此傲慢了——他依据的也是法规。他心知追尾是后车负责,所以他毫无顾忌。这不道德。

我由此想到了道德。如果利用了法规来不讲道德,那么法规刚好成了不道德的工具。

所以世界上,事实上的万全之策是不存在的。所以这世上的每一宗,都是一柄双刃剑。

如果以我的目睹来判,错在出租车。然而仲裁只能依据法规,不能依据情绪。

再一想,那位交巡警真是处理得聪明:一个主要(这执行了法规),一个次要(这顺应了情绪)。而且让你们自己协商解决。这就惩罚了不道德。

而且这种聪明里面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幽默。处理车祸不在现场,叫你们到平台来。到了平台却又叫你们自己“协商”。负主要责任的次要责任的给你们明确宣布了,但只是宣布一个倾向,并没有真正的定量。

果然,片刻的沉默之后听到出租车司机自己说算了嘛算了嘛。

纠缠下去对他也不利呀!没有任何职业比开出租车更能印证这条真理——时间就是金钱。

我于此更加坚信,在很深很深的层面,情绪是有力量的,道德更不会被动于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