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纸烟的少年

发布时间:2013-07-01 13:02

嘴巴上喷出袅袅烟雾,说不清是不是哈欠而来的冬天的气,鼻子再飘出一串串的雾气,时而快,时而慢,时而浓,时而淡。那喷雾和飘雾的人儿更是像神仙一样,不管是站着的,还是躺倒的,都会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这不长的时光,不论是大人,还是那未成的少年,也会一个人独自慢吞吞的靠在村头的树下,或是窄窄的屋檐下吞云吐雾,这样的时光是不可多得的。

大人吃烟倒是方便的,最多是爱人管一管,让少抽一些,不要伤着了身体,经济条件差一点的抽的烟劣质一些,像很早的经济香烟那样,但烟盒里的根数不会少,整整齐齐二十支,一根一根的数着,眼睛都会放出光芒。小小少年则不一样,不论经济条件好与否,想抽烟,大人都是不可能准许的,就好像抽烟是犯罪一样,学会了就会耽误终生。但大人愈是禁止的事,少年们则偏偏想去尝试,想尽办法去试一试,不知道抽烟的味道,不知道抽烟的坏处,怎么知道抽烟究竟是好是坏呢?

午饭或晚饭后,大人们放下饭碗,第一个动作就是从裤包里拿出一盒烟,慢腾腾的抽出一支,夹在手指上,然后衔在嘴巴里,掏出一根火柴或者打火机,喷发一股小火焰,轻轻的不需要方向指引,顺利准确的点燃香烟。没有盒装纸烟的,就在储存叶子烟的地方,拿出几匹叶子,搁在能展平的地上,理顺后卷起来,从慢到快,从松到紧,卷成一根纸烟的样子,直接衔在嘴巴上,装在烟筒里也可以,点燃后跟盒装烟一样的劲,吸起来的样子也是一样的,快活得浑身舒畅。这就是大人们常说的: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少年们则难过,浑身像爬满了蚂蚁一样,痒得全身难受,看到大人自由自在,光明正大地昂头仰视,吐着一个一个大大小小的烟圈,飘在眼前又逐步飘向天空,然后一个一个消失掉。少年死死地盯着他们,生怕漏掉了一个细节,他们干什么呢?他们看的是大人们何时抽完后,手里丢下的烟头在哪里。

每个大人抽烟的习惯不一样,但丢掉的烟头肯定不会很长,只不过有的长一点,有的短一点,长一点少年们悄悄捡起来,揣进裤兜里,待大人们离开后,学着大人们的样子,夹在手指中间,慢慢的叼在嘴唇,偷偷地划燃火柴,伸向叼在嘴边的烟屁股,不但没有点燃烟,反而有时一不小心烧着了嘴唇,原来是烟头太短,加之动作不熟练,燃烧的火柴随着手指的方向不准,前前后后、反反复复好几次才能把短烟头点燃。这是一个熟能生巧的动作,多练几次后,动作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点燃以后,使劲地吸几口,想把大人们的那种兴奋安逸的表情都吸进心里,没有人能够夺走,几口以后,嘴巴和鼻子都不好受,咳嗽了起来,有时眼睛都呛出了泪水,怎么大人们的那种享受劲头一点都没有。可这样的初步与烟头接触以后,时间并没有让少年丢掉尝试吸烟的想法,反而让少年愈来愈想真正了解吸烟的劲头,有了这种劲头,吸烟头的次数就愈多,被烟雾所呛的回数就愈少,烟瘾就愈大。久而久之,拾烟头的少年就成了一个十足的烟鬼,一旦拾得长一点的烟头,那种欣喜劲儿真不比吃一顿米饭差,那种悄悄的吞吐烟雾的飘飘欲仙的感觉使得少年忘乎所以,去大街小巷、乡间田野捡烟头,真的像人们所说的捡个烟屁股、当个肥鸡母,他们当然会弯下腰去拾。

拾纸烟的少年,他们真的不是问题少年,更不是坏少年,只不过受到好奇心的魔力影响,捡起来尝试一下,最终有的变成了长久吸烟之人,有的也只是尝试而已。不管他们是不是还在吸烟,只要不对他人造成伤害,也许真的不该责备他们,少年时代的荒唐行为,因为岁月悠悠也应该得到原谅。当然,吸烟的少年,大众之下、公众场合应该收起那缥缈的烟雾,一个人在角落之地,静静的不要打扰他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