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茶的故里遐思

发布时间:2013-07-01 13:03

日常生活中,人们把柴米油盐酱醋茶列为开门七件事,茶虽排行老七,却隐喻为一枝独秀,冠以国饮之誉。

中国茶文化渊源流长,历经岁月沉淀愈发沉静幽香。《茶经》上说: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 远古时代,自然条件恶劣,人类以采摘野果和捕食野兽为生,常常因误食毒果罹病而亡。爱民如子的神农遍尝百草以身试毒。书中有: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可见祖先仅仅是把茶当药和药引利用。《诗疏》说:椒树,茱萸,蜀人作茶,吴人作茗,皆合煮其中以为食。人们开始用茶当菜,或者煮汤为茶食。唐.陆羽《茶经》记载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至数十尺,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 专家从古地理学、古气候学和古生物学研究,以及历史资料和现代科学证实了中国古陆南方云贵川等地是山茶科植物发源地。

素有动植物王国之称的金佛山,地处西南,拥有野生大树茶2015,最古老有1400多年的历史,是重庆独有的珍稀濒危植物。金佛山大树茶分原始型和原始进化型,长在大娄山脉海拔1000-1500米的金佛山腹地,现仅存2000余株,其中最大一株野生大树茶树龄达2700余年,被茶叶界视为茶树鼻祖,堪称世界一绝,中国独有

南川人喜欢喝茶,在宁静的时光里泡一杯大叶茶,追溯古老的巴蜀茶马古道,仿佛能听到久远的马蹄声和金佛山汉子雄浑豪迈的古老歌谣;南川人喜欢喝茶,在茶的氤氲中产生灵感,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句:达摩金身降山巅,巧施佛法现茶园,煎煮玉液济众生,永留翠茗在人间便是对金佛山茶的礼赞!

我对茶没研究,生于斯,长于斯,耳濡目染,却培养了我喝茶,独喝金佛山茶的浓厚兴趣。在假期抑或是周末,喜欢邀几个朋友坐坐茶馆,品品香茗,摆摆龙门阵。春光明媚的季节,独自一人背上相机徜徉在层层叠叠的茶海里,去体验嫩芽的清香,去聆听采茶姑娘的采茶歌,寻找那份难得的喜悦和宁静。

置身在茶的故乡,赏茶,采茶,品茶,次数多了不免生出许多感慨:茶如人生,人生如茶。我常常想:人一生岂非正如茶叶,而生活则是一杯白开水,泡茶时,茶叶在水中翻腾上下,岂不正如人一生中的浮浮沉沉。刚开始茶色淡,味亦淡,浸泡一会,色渐浓,味亦浓,到后来,色越来越淡,味亦越来越淡,直到无色无味,茶叶也沉于杯底。人生不也如此吗?在生活的浸泡下,忽上忽下,总是沉的时候多,浮的时候少,即使忽上忽下,也是在随着生活之水起起落落,浮浮沉沉。人随着岁月更迭,感觉一生那么短暂,经历太多然后归于沉寂平淡,最终悟出平平淡淡才是真的道理!

曾几何时,我变得异常忙碌,喝茶于我几近成了奢侈。即使有机会静一静,喝茶的兴致也不那么浓烈,喝茶于我成为可有可无。于是把喝茶闲聊的雅兴尘封起来,后来发现:自己平静的心并未因忙碌而冲淡,反而变得焦躁不安,从未有过的郁闷无处排解,究其原因,原来内心世界里恋着金佛山茶,不得不使我在忙碌的同时,又捧起久违的金佛山茶了。

金佛山大树茶在我看来是绿茶中的极品,气质典雅,高贵大方,而又深藏不露。捧一撮投入杯中,开水一冲,雀舌般的芽叶徐徐舒展,茶香四溢,汤色明亮。绿茶的风采与风韵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眼前,品一口香茗,人也显得宁静祥和,高贵脱俗。喝茶之意不在茶,而在于心境,人到中年,少了些轻狂,少了些奢望,多了些沉静,多了些体味,人生那份难得的平和宁静,在茶的醇香和略带苦涩的芬芳中,感受到人生难得的韵致。